【蓝 科技 】水木 酝酿了近四年的上市氛围之后,商汤 科技 终于要捅破这层窗户纸了,与其一同出手的还有“宿敌”旷视 科技 。 这场人工智能领域的“一哥”之争到底将鹿死谁手,无疑资本的倾斜程度将成为最关键的“定盘星”。 其实,衡量谁是一哥,有三个维度。 第一,从时间上看。在成立时间上旷视 科技 要先于商汤 科技 ,前者成立于2011年,后者则晚了3年; 第二,从融资规模看。若 论融资 速度和规模,商汤 科技 明显要优于旷视 科技 ,不过就踏进资本市场大门的迫切心情来看,二者未雨绸缪的态度完全一致。 第三,从专业角度衡量。这也是两个公司的共性。双方都是选择在成立之初,一边开展业务一边拥抱资本大腿,典型的“革命生产两不误”。虽然两家公司玩的都是人工智能这样的高精尖 游戏 ,但殊不知其精湛的资本运作功底也丝毫不输那些专业投行。 以至于在成立仅几年的时间里就能够吸引几十亿美金蜂拥而至。从专业技术角度看,双方伯仲之间。 会讲故事的商汤能拿捏资本的态度 自古英雄不问出处,不过这句话放在众多资本、投行面前未必有用。尤其是资本的前期“选角”太过直白且露骨,因为他们不仅目光锐利还是典型的“势利眼”。在他们看来能够入法眼的种子选手必须具备优渥的出身和良好的背景。 这一点在恰好在商汤 科技 的身上得到了准确的验证,商汤 科技 创始人汤晓鸥这位一流的学术大师头上顶着耀眼的学术光环,以及多年辗转于各大高校、研究机构的从业履历,无疑成了商汤 科技 对外吸引投资的一块“金字招牌”。 从成立至今,商汤 科技 已经历过七、八轮融资,,这对于一家科创型企业能够在短短的四年内就能有如此收效也实属罕见。 不过相较于本就缺乏足够耐心的众多创投基金来说,三到五年已经是一大关了,所以出于对众多投资人的回报考虑,接下来商汤 科技 也必然会加快其上市的步伐。 据《 财经 》杂志消息,商汤 科技 2016到2017年两年的平均利润是3-4亿,年增长率也不过30%左右。这样的盈利能力和增长水平与其融资规模似乎不太相匹配,不过其创始人的荣耀光环和拥有超高人气的人工智能热潮已经为其补足了这一短板。 如果说盈利能力和增长不尽如人意,那么其核心产品对其他行业的赋能是否可以为其上市之路添砖加瓦呢?商汤 科技 在多个场合都大力描绘其1 1 X的经营战略,即技术上形成核心竞争力 技术与产业相结合 赋能众多行业的大平台生态共赢策略。 但是做底层技术开发不仅需要时间更需要技术沉淀和积累,在此层面尚未打开之前又去拓展国际业务,企图营造出国内国外、行内行外一把抓的盛大场面。 且不说资金压力,单就人才布控、海外市场渠道拓展对于一个初创公司来说都将成为掣肘因素,也很难以支撑其形成战略优势,但好处就是能够让这个故事显得更加丰满。这也是资本市场从不缺乏“好故事”的原因。 对于商汤 科技 来说,面对巨额投资的诱惑总能保持着足够的“克制力”,但这并不是说他不需要钱,而是即便伸手要钱,也从来都是手心向上,一种理所当然的傲娇姿态,传达给外界的印象俨然一副“我们是凭本事要钱的”。 商汤 科技 CEO曾表示,“公司专注于底层技术研发就像修炼内功一样。”言外之意就是商汤 科技 抓住了事物的本质。但即便是修炼内功也并非一朝一夕之事,从成立至今不过四年,就急于奔赴资本市场,真的确定内功底子已经打好了吗? 基于国内庞大的数据资源优势,对于人工智能层面研发的商汤 科技 来说暂 时尚 未形成压倒性规模,转而又投向国外市场,这个步子是不是迈的有点大、有点早? 旷世 科技 进入资本轨道不想落伍 商汤 科技 的“故事”讲的确精彩,尤其是对外的“门面装修”也尽显富丽堂皇,但老对手旷视 科技 也并非等闲之辈,虽没有商汤 科技 那样的学术老将支撑门面,但也是汇聚了一大帮少年便已得志的“天才少年团”。 旷世 科技 创始人唐文斌、印奇均出身清华大学计算机专业,也算是术业专攻的佼佼者,比商汤 科技 较早的奠定了国内人工智能研发领域的行业基础,但二者却同时拥有高度重合的用户群,同为OPPO、VIVO、小米等国内一线手机制造企业提供基于人脸识别等相关技术服务。 从成立之初,旷视 科技 也经历过多轮融资,,融资节奏与商汤 科技 不相上下,目的也想快速激进资本赛道。 综合整体来看,二者从业务水平和市场布局都相差不大,服务的用户也多是些业内的头部企业,但是落地大众化应用的成型产品目前都有所欠缺,但如果谁能先于对手完成上市,一定会在行业内确立更高的行业知名度掌握足够的市场话语权,所以二者的上市之争必然愈演愈烈。 两家科创企业都在积极为自己的上市之路大造声势、一众资本巨头也在身后摇旗助威。 不过面对目前自身落地应用尚未大面积形成,以及成功上市之后能否守住创业之初的底线、潜心研发,将对二者提出最严格要求。这既充分寄托了国内对人工智能领域创业企业的希望,也是对二级市场众多股民的安全保障。

商汤科技人才支撑 商汤科技智能产业研究院

商汤科技智能产业研究院

文田丰、赵佳凡 在人工智能时代,通过数字世界影响现实世界,实现生产力的提高、生产资料的转变,已经成为未来发展趋势与时代潮流。在这个时代,人类使用人工智能实现各行各业的生产,同时将劳动生产资料转化为数据。 图:智能互联网 “四新”范式 随着时代变迁,从信息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再到智能互联网,其中出现四个新的范式。 每一代的生产力都是由不同的基础设施 、 不同的终端 、 不同的交互方式和服务来带来的 , 统称为新基建 新终端 新 交互 新 服务。 对比移动互联网和智能互联网的差别,在基建层面,云计算的中心正在上升为智能计算这类超算中心;在终端层面,手机和平板等包括摄像头的感知终端变成智能车、AR/VR混合现实设备;在交互方式层面,通过触摸屏的人机交互上升为通过手势识别、姿态识别等包括传感器的交互方式;在新服务层面,与地点有关的移动互联网上升为与空间有关的产业元宇宙应用。 图:智能产业的“四新”驱动力 “四新”可以总结为AI定义万物、AI定义空间。围绕“四新”,除了内圈产业的驱动力,外圈 科技 也有三个驱动力,就是算法、算力和数据的成本持续下降、效能持续提升,不断带来 科技 创新红利。 进入智能互联网时代后, AI数字人 成为 实体产业生产力的代表 , AI数字人根据拟人化和生产自动化两个维度可划分为L1-L5五个等级:L1级别主要以人工制作为主;L2级别依靠动捕设备来收集人的口型、微表情和肢体动作等;L3级别已经可以通过AI算法来驱动口型、表情和肢体动作;L4级别不仅在理解智能上逐步逼近真人水平,可以在多数场景中进行智能化交互,同时由于AI算法在制作流程中的深度融合(AIGC),数字人制作效率也得到了大幅提升;L5级别的数字人可以处理全局性、通用性问题,实现完全智能化交互。我们认为,只有达到L4级别及以上的数字人才能真正的走入千行百业,成为实体企业的生产力。 现今,金融行业走入元宇宙时代也面临着不同的挑战。第一个挑战是客户发生变化:从传统的线下的普通金融客户,变成了MZ时代年轻人(1980-2005年出生的两代人)、中年人为主体更偏爱线上高 科技 服务方式的群体;第二个挑战是金融行业明星代言:金融产品网络营销管理办法禁止明星代言金融行业,数字人代言金融产品就成了最佳替代;第三个挑战是服务媒介的升级:元宇宙时代,银行需要更多 科技 含量高的服务来吸引MZ时代的客户。 进入元宇宙时代后,金融行业的线上交互方式及线下场景均产生变化。线上交互方式中,服务入口繁杂: 金融APP通常开发时间较早,随着业务发展,功能不断堆叠,导致各类业务入口深藏,急需改造,提高适用性; 服务等待耗时长: 线上客服无法准确定位客户问题难以接入,转人工等待时间过长,急需引入AI技术,优化客服业务流程。 线下场景中,服务少人化: 线下网点普遍进行综合化、轻型化及智能化改造,减少网点员工数量,减少网点柜台数量,增加智能化机具配置; 客户操控难: 由于网点员工数量有限,对于非“三亲见”业务容易服务不到位,智能化机具操作无人指导,造成客户不满意。 针对元宇宙时代金融行业产生的问题,我们提出以下四个场景案例来助力解决这些问题。 场景一:线上场景“银行元宇宙营业厅”。 让消费者以一个虚拟化身的形式,像 游戏 一样进入到虚拟银行空间,同时虚拟银行空间可以由消费者设计,但是办理的业务还是真实的业务。 消费者以数字分身形势进入元宇宙会客厅,同时也可以在虚拟环境中模拟真实的眼神交流或肢体动作,在疫情期间以非接触的线上模式产生一种友好的面对面服务感受,这时银行就成了金融社交社群的产品和环境。在这种设计下,银行网点便摆脱了线下的空间、地点甚至展示品类限制,对企业宣传和用户 探索 等方面都产生了极大的优势。 场景二:金融融媒体C端触达,数字人全媒体“出道” 。消费者更加偏爱卡通或拟真人的形象,商汤数字人在全媒体出道。不论银行、证券、基金、保险是通过抖音、快手去传播,还是通过天猫、淘宝等视频电商方式传播,或者是H5,小程序、视频号传播,我们都可以把有IP属性或者符合自己品牌定位的数字人形象视频嵌入进去,并且能够快速根据文本资料生成数字人的视频,这也能降低真人拍摄短视频的成本和时间。 场景三:线上APP全陪伴,数字人小姐姐排忧解难。 金融APP集成数字人模块作为线上的智能金融助手,增加线上用户语音交互方式。数字人可进行金融知识的专业讲解,理财产品的智能推荐,步骤流程的耐心解答,使用APP烦恼的建议采纳,做最懂客户的个人金融助手,助力金融企业线上数字化转型。 场景四:线下网点数字员工。 响应银行网点综合化、轻量化、智能化改造。可在网点入口处增设数字人一体机作为网点数字员工,主动接待客户、提供业务引导、窗口叫号、产品推介、等候闲聊等服务。 在这些基础上,金融数字人展现出了它们的现实价值。 第一,短期收益: 虚拟网点可作为元宇宙入口,吸引更多C端流量,成为话题爆点;数字人SDK可降低手机APP改造成本,增加APP易用性及适老性;数字人智能助手可减少客服坐席数量及门店工作人员数量,降低企业人员成本,提高客户满意度。 第二,长期收益: 虚拟网点可为企业提前布局元宇宙,未来可将更多业务场景搬至虚拟空间实现;数字人代言可增加品牌 科技 感,统一的形象可加深消费者对品牌的印象;金融NLP知识库不断收集及挖掘客户对于品牌的最新诉求,逐渐形成最懂客户的金融行业专家,从而增加客户黏性。 第三,优化服务体验: 数字人统一的形象及统一的话术可解决日常服务中服务标准不统一的问题;在对话过程中搭建全景用户画像,实时定位用户的核心需求,细化用户群体的特征偏好,提供个性化对话服务,并基于情绪分析察觉用户情绪,可对应及时调整服务策略及营销策略。 第四,助力企业增长: 数字人无劳动合约问题、无舆情风险,可24小时值守,有效降低企业人力管理成本;在对话服务过程中进行问题汇总与热点分析,全面洞察客户心声。 在这个智能互联网时代,AI将渗透进我们生活工作的各个领域,让“AI数字人”重新定义金融服务业,期待 科技 再一次掀起金融行业新的浪潮。 ( 田丰系商汤智能产业研究院院长、赵佳凡系商汤智能产业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

商汤科技研发投入

金融界3月26日消息 上市不过3个月的商汤 科技 ()交出了其作为人工智能第一股的首份年报答卷。财报显示,2021年全年,商汤 科技 总收入47亿元,%;,亏损低于分析师预估。 不仅是商汤 科技 ,整个AI行业近年来也在市场上面临质疑。作为引领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高新技术产业,人工智能行业目前还处于亏损的阶段,但问题的关键从不在于亏了多少,而在于亏损背后的选择与逻辑。 战略选择性:2021年研发投入超30亿 从此次年报数据中不难看出,商汤 科技 的亏损,主要包含两个层面,一是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二则是巨大的研发投入。 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实际属于“非现金”成本,它主要取决于 历史 优先股的融资量和估值的上涨幅度,一般而言,优先股融资越多、估值增幅越大,这个“非现金”成本就越高,而这一指标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企业的高速成长性。也就是说,这部分亏损是投资人入股后增值所致,并非业务亏损,与公司实际盈利和成本控制能力没有任何关系,并不能反映公司真实的业务水平。且随着商汤2021年底上市后,优先股已在2022年全部转化为股票,不会再影响报表,这也意味着,2022年商汤 科技 的财务情况也有望获得进一步的优化。而此次披露的年报由于报告期内完成IPO,因此 历史 优先股公允价值的的变化还会体现在年报数据中。 而亏损的另一个侧面,则可以说是商汤 科技 一种主动的“战略选择”——通过研发,吸纳高端人才、夯实底层技术基础,建立长期的竞争力护城河。 据此前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商汤 科技 、,%、%%,每年都有过半收入投入到研发之中。2021年,这一比例继续保持,根据财报,商汤 科技 2021年扣除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开支,,%。 短短四年,超80亿人民币投向了研发,这是商汤 科技 持续亏损的主要原因。不计亏损,也要重金砸向研发,商汤 科技 究竟图什么? 重压技术与人才 代表中国决战世界AI赛场 作为全球领先的AI平台,商汤 科技 身上背负的,是中国人工智能发展的使命与重任。回看国内AI 探索 史就会发现,商汤 科技 的发展踩中人工智能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这一重要时期,得益于政策与资本的倾斜,商汤 科技 迅速成长为亚洲首屈一指的AI龙头,市场份额独占鳌头,商汤 科技 也成为全球AI决赛圈中为数不多的中国代表。 纵观全球AI市场,巨头微软、谷歌早已宣布All in AI,2021年《欧盟产业研发投入记分牌》显示,,决心之大,可见一斑。中国AI企业如何在这场激烈的竞争中率领中国杀出重围?核心根本还是在于技术与人才。 2021年,商汤 科技 正式介绍了商汤新型人工智能基础设施——SenseCore商汤AI大装置,包括算力层(AI芯片及处理卡 AIDC AI传感器) 平台层(模型生产 训练平台 数据平台) 算法层(算法工具箱 开源框架),简言之,商汤在多条战线上研发的技术积累,最终汇聚成为AI大装置。 AI大装置解决了AI模型的工业化量产问题,使工业级人工智能模型生产成为可能。据财报,截至2021年底,商汤 科技 通过SenseCore生产出的商用模型数量达34000多个,相较于2020年底的13000个增长了152%。SenseCore也让商汤AI研发的人效逐年提高,2021年,,%,。 而在人才储备上,截至2021年底,商汤 科技 已拥有4274人的研发人才队伍,占个员工总数的70%。在学术研究上获得了70多项全球竞赛冠军,发表了600多篇顶级学术论文,累计拥有11494件全球专利资产,相较于2020年底增长96%,其中78%为发明专利,位居行业领先地位。 无论是技术还是人才,都需要真金白银的投入,所幸商汤已经证明了其巨大战略投入的价值——从财务数据中可以看到,商汤 科技 非但没有因为高研发投入而陷入困局,相反,得益于技术与人才的驱动,商汤的商业化落地与盈利能力也已走在了业界前列。 根据财报,得益于SenseCore的支撑,商汤 科技 加速人工智能技术商业化落地,四大业务板块均保持行业领先地位,智慧城市市场渗透率进一步提升、智慧商业版块实现强劲增长、智能 汽车 平台抓住变革机遇、智慧生活版块实现战略升级。而随着商业化进程的稳步推进,商汤 科技 的毛利率近年来也不断提高,%%。 AI技术的创新少不了长期、大量的资源投入来积淀技术优势,这更像一个蓄水开源的过程,唯有攻克并积累起强大硬核的技术力量,商汤 科技 才有机会在全球AI战场代表中国硬 科技 力量谋求弯道超车,甚至领跑新赛道,在这一逻辑下,或许市场应该对商汤这样硬 科技 核心资产给予更多的时间与理解。 本文源自金融界